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在路上
在路上

作者:宋长江 来源:读者

向乞丐敬礼

1995年5月25日,辽宁丹东。

路旁,两个小女生正低头数手中的钱,一元一元的零钱。在我与她们擦肩之际,其中一个女生手握着钱,向大楼墙根下走去。我并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,仅仅是无意中看了一眼。

当我发现小女生走向两个少年乞丐时,我立刻想到了“乞讨和施舍”,便驻足。两个少年乞丐,脏兮兮的衣服、花花的脸,但精神饱满,丝毫没有乞讨的表情。我忽然产生怀疑……

一个小乞丐笑嘻嘻地伸出手,接过小女生递过来的钱,摇头晃脑,似不情愿接受,又万般无奈的样子。另一个,皇帝般傲慢地低下头,似不屑。

我就不明白了,你一个……

最让我不明白和诧异的是,那个小女生竟然向两个乞丐敬少先队礼。

两个小乞丐一愣,遂大笑。

两个小女生像完成了使命似的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
她在人群里寻找什么

2001年8月21日,四川成都。

火车站。

检票口前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。一群学生在为一名男生送行。说说笑笑,笑笑说说。我恍然,又是大学入学季。

“小小来了。”有人低声告诉那个即将启程的男生。男生的脸色顿时暗下来。叫小小的女生风尘仆仆地来到男生的面前:“差一点晚了,累坏我了!”她一脸的兴高采烈。

男生淡淡地说:“来了。”

小小好像习惯了男生的寡淡,一手举一张车票,一手举一网袋水果和巧克力,兴致勃勃地说:“我买站台票了。”男生没有接过网袋,说了句“不用送”,就把眼光投向了其他人。

小小的兴致丝毫没减,说:“我什么时候能到北京去看你?”男生或许没听见,或许不想回答,所以努力与其他人说话。说他努力,是因为其他人的眼神分明在等待他对女生的回答。

小小的脸上掠过一层薄薄的云。但她还是提了一下气,柔和地说:“北京冷,没多带点衣服?”男生勉强挤出一个微笑:“带了。”

检票了,小小伸出手说:“我帮你拎包。”男生一扭身说:“不用。你不用送了。”小小说:“我都买站台票了。”

人流涌动,我看见男生并未把手里的包给小小。他和她渐渐被人流分开,距离越来越远,小小拼命向男生靠拢……很快,他们淡出我的视野。

等我上了站台,发现男生已无踪影。小小手拎网袋,东一头西一头地跑,满脸的汗水和慌张。

她能找到他吗?

火车开动了。

手拎网袋的小小在哭泣。

对话清东陵

2018年7月31日,河北遵化。

去清东陵前,略做了功课。对这类景点,我重点感受的是地貌风水和建筑气势。至于陵內内容,读过历史,略知一二,走马观花即可,不必一一“瞻仰”。

门票145元。陵区为5A级景区。据说经过多次修缮,可见为游览而铺就的具有独特风格的道路(路面有装饰图案)及增添的各种旅游设施。到了陵寝建筑的范围内,却发现,路面坑洼不平,建筑外墙的装饰已破裂,应该是多年或一直以来就没有修缮过。

残败感,或许是为了留存历史的痕迹感吧。

听到两位游客的以下对话:

“门票这么贵,也不好好修修!”“一个埋死人的地方,修什么修。再说,已经被盗得没真东西了。”

“那别卖那么贵的门票呀!”“有钱难买愿意,愿者上钩。”

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来了。”“你不来,总有人来的。”

“我看呀,这叫自生自灭法。也好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等若干年后,这些建筑自然陈旧了、坍塌了,也就自然退出历史舞台了。”

“那也有人来看,看的就是坍塌的历史。”

我茫然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明光市宗红化妆品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滁州市明光市女山路339号